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佐艾勒.列昂德訪談 (Chinese Edition)

February 6, 2018

1/6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佐艾勒.列昂德訪談 (Chinese Edition)

February 6, 2018

佐艾勒大師人如其樂,是位相當健談且充滿活力的女士。她的言談中所涉及的範疇已遠遠超過我所準備的問題。在這次的訪談中,她著重表達對於即興音樂本質的理解,也略為談及她的人生觀。

 

你如何定義即興音樂?

即興音樂是一種「樂器的姿態」,也是身體的一部分。當你演奏時,音樂會完全地進入你的身體。我無意挑起作曲家與即興演奏家間的爭端,但我認為即興演奏也是一種創作。我也同時是一位作曲家,創作一些給即興演奏的作品。因為我深信音樂不應只由一個拿著紙筆的人站在這個階級制度的頂端,而演奏家只能問:你這邊是什麼意思?我討厭這個概念。

 

即興音樂是一個當代才出現的概念還是西方音樂史的一部分呢?

「即興」的概念在各種氣候條件、文化與人群中都可以發現。英國重要的吉他演奏家Derek Bailey說過:即興是一種完全的自然音樂。在即興演奏中,我們會說音樂家都將成為樂器的一部分,或我們說即興音樂是一種器樂音樂而不是創作音樂。

 

那即興音樂跟創作音樂之間的差別是什麼呢?

創作的音樂只是由一個全知的人安排所有的演出細節,演奏家在其中只像是一個工具,我不喜歡這樣。我從小也被當成一位古典音樂的低音提琴演奏家訓練,我在伯恩斯坦、杜拉蒂等偉大指揮家的手下演出過貝多芬、布拉姆斯、莫札特…等等的經典作品。這些都是很棒的經驗,但即使我演奏的是巴爾托克、史特拉汶斯基這樣的當代作品,我依然覺得這像是「解剖屍體」,因為這些作曲家都已過世多年。我厭倦了這些,並決定離開交響樂團。與演奏這些經典作品相比,我更注重「當代性」的概念。二十世紀的即興演奏蓬勃發展的原因不只是爵士音樂的影響。若我們回顧音樂史,巴哈、蕭邦、李斯特等作曲家也都是透過他們的樂器演出即興音樂,這並不是偶然。過去四十年來,我遇到了許多很棒的演奏家,來自加拿大、美國、挪威、亞洲的他們極富創造力,因此為什麼在音樂中我們只允許作曲家一個人展現創意呢?對我而言這已經是個過時的觀念。我們已經活在21世紀,為什麼我們還要在意音樂是即興的還是創作的呢?對我來說,好音樂的必要條件是演奏家們能夠充分了解他們的樂器。對樂器了解得越多,表達的內容越豐富。就像文化一樣,你能夠想像當你談論文學、詩歌、政治的時候腦中空無一物嗎?這就是我們即興的根本,一種透過樂器之間的對話。這很有趣,卻也充滿風險!我跟我的搭檔就好像站在一條懸於兩座大山間的繩索上,必須為彼此尋找一個平衡。我們介於生死之間。正因為我們如此容易摔落繩索,我們必須更加專注於同時扮演演出者、即興者與創作者這三個角色。這個三位一體的角色既迷人又充滿風險。有些人需要以爵士、搖滾、古典等標籤來區分音樂。但我們不需要!我們就是一起做音樂,我們只在意在演出過程中傳達給同伴與觀眾的「表情」。他們需要被感動、被挑起或干擾情緒。我們的音樂就像人生一般複雜且跌宕起伏。我們討論我們的內在。

 

在演出時你有被自己突如其來地的演奏驚艷的經驗嗎? 

這時不時都會發生,因為在演奏中保持腦內空白是非常重要的。當我們在演奏二重奏或三重奏時,我們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會去哪裡。腦中要是有太多思考對即興演奏是不利的,最重要的是隨時注意自己的聲音與夥伴的聲音。

 

你曾經發行過的錄音數量相當可觀,你現在如何看待這些CD呢? 

距離我第一張唱片發行已經超過四十年了,目前我有超過180張的CD發行。我認為只要是好音樂就應該發行。如果你稍微研究一下我的唱片目錄,就會發現我大部分的錄音都是二重奏、三重奏或四重奏的編制。即興音樂就像是室內樂一樣親密,我們要很仔細地聆聽我們的夥伴,否則我們就會因為每個人都太渴望表現自我而成為一堆雜音。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是最好的,但我認為音樂的重要性應該重於音樂家。我演出過許多音樂會,在即興音樂中我們不能回頭。在作曲時,你可以時時回頭修改,但即興音樂存在於時間之中,存在於現在與當下,這也是我強調保持腦中空白的原因。我們就像小嬰兒一樣的談論愛、人性與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我們不在意誰是否能夠奏好哪一樣樂器,我們在意是否能觸動聽眾,在意是否有某個人的生命因為我們的音樂而有改變,這是我們在舞台上的責任。這個世界非常複雜,因此我們不能對其視而不見,若無其事地演出、發行CD、做訪談,彷彿生命非常美好。生命既困難又可怖,但卻美妙的值得一活!

 

請問當您在不同地區與來自不同背景的音樂家合作時,會有什麼不同嗎?

對我而言在哪裡演出沒有什麼不同。2017年11月我在台灣與一些台灣非常優秀的音樂家們共同演出。我們一起實驗、聆聽彼此,在這個過程中是台灣音樂家或是挪威音樂家對我而言沒有太大的不同,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對話」的過程。就像三個人坐在一起喝咖啡,他們可能討論完全不同的話題嗎?在即興演出的過程中,我們迅速地聆聽,並做出回應,無論在哪裡我們都是做一樣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音樂,而不是其他事情。

 

你也做一些獨奏的即興演出,請問做獨奏的演出跟做重奏演出有什麼差別呢?

 我會先做一些備忘跟記號,並安排一個大致的架構。我喜歡做獨奏的即興,但我更喜歡有其他音樂家跟我合作,讓我們之間有一個對話。

 

你對台灣以及這次的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有什麼看法呢? 

這是一個很成功的音樂節。我知道要經營這樣的一個音樂節有多困難,但這次的行政團隊辦得非常好。對台灣的聽眾而言,接觸新的聲響也是相當重要的。在台北的音樂會中,我注意到許多聽眾都是年輕人。這是很好的事情,因為音樂不應該只是有錢人的特權。如果下次還有機會再到台灣,我希望有機會和一些台灣當地的傳統樂器合作,那一定會是很棒的經驗。最後,台灣的聽眾讓我相當驚艷,特別是跟日本的聽眾比。因為日本的聽眾在音樂會中的反應相對比較嚴肅,而台灣的聽眾則是笑聲不斷,這種氣氛讓我非常喜歡。

 

---------------------------------------------------------------------------------------------------------------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Copyright © 2018 by 尼可樂表演藝術有限公司 Nicole's Creative Artists Agency